5L代打,中野求位,不送包赢,谢谢合作 57

2019-11-06 17:17:07 钢铁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5L代打,中野求位,不送包赢,谢谢合作 57

第一百一十三章 做人要厚道

   “恭喜,松山大学,获得本场比赛的胜利!并且,本场之后,他们将代表省校,奔赴广州参加华南区最后的决赛名额!让我在这里向松山大学祝福!决战华南,勇得桂冠!”

   “决战华南!勇得桂冠!”

   这一刻,场下一致的喊起这声口号,因为到场的大部分都是松山的大学生,也让这声口号震撼无比。

   这一刻,顾诗灵听到这声口号,激动,感动...各种情绪在心里五味杂陈,20分钟前,如同堕入深渊的沉重,在这一刻也终于可以舒上一口气释怀。

   屏幕前,是松山大学的数个参赛队员,张小羽这次坐在入口第一位,镜头从丁思成到张新后再到最后的张小羽。

   虽然从30分钟之后局势已经变成了顺风,但张小羽还是这一刻长舒了一口气。

   他微笑着迎着这场有惊无险的胜利,夏雨晴看着屏幕之中的张小羽也在感受着这一刻的喜悦,王博丁思成还纳闷着为毛给张小羽这么多镜头的时候,画面已经切换回来,张小羽也首个松大赛厅之中走出。

   张小羽微笑的从选手入口走到观战席的前排。此刻,顾诗灵也扶了一下裙摆,微笑的渐渐站了起来...

   顾诗灵并不是什么矫情的人,但是...想到失败的结果,再迎接下胜利的喜悦后,她的笑容,是有些许湿润的...

   “没...”

   “谢谢你...”

   张小羽注意到顾诗灵微笑时眼里的那些湿润,刚想安慰一声之时。

   顾诗灵轻轻的的抱了过来,并且,也轻轻的说出那声谢谢...

   张小羽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身后的丁思成也是猛的一惊。

   张小羽感受着顾诗灵身上那淡淡的发香,心跳的频率渐渐加强...脸也渐渐发烫...

   这个时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看上去又有些呆滞张小羽,没有任何刻意掩饰成都的著名的癫痫病医院的成分...

   是他最真实的表现...

   “我...我靠!那什么情况?!!那个不是电竞社副社长吗?刚刚我还看她坐在那个位置,这尼玛不是做梦吧?!”

   张学成看到这一幕,差点瞎了眼睛。

   张小羽虽然离他的位置不近,但是还是可以清楚的确定是他的。

   夏雨晴的视线一直是随着张小羽走下来而移动的,而当看见这一幕之后,脸上的笑容,很快僵硬了...

   “贵圈真乱...”王博无奈摇头道。

   此刻大屏幕中开始显现出松大各个位置选手名字。王博刚想找一下使用伊泽瑞尔的那个大神叫什么的时候...

   突然之间,被伊泽瑞尔下方的那“张小羽”吓了一跳。

   “用ez...就是小羽!!”

   王博惊声道。

   张学成也把视线扫到大屏幕上,才同样看到这个结果来...

   这样一来,眼前的这个画面也就说的通了...

   顾诗灵的拥抱并没有持续多久,刚刚那个动作,完全是一时情绪所至,待理智一些,反应到周围的视线后,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小女生脸红的顾诗灵,也微红了一些...

   “因为...比赛真的很重要...所以...谢谢你。”

   顾诗灵撇开张小羽的视线说道。

   “哦...嗯...”

   张小羽有些吞吐的回道。

   “副社,虽然我们坑了,但好歹也是一个团体吧,也该谢谢我们吧?”

   丁思成露出别有深意笑容说道。

   “嗯,是谢谢大家...”顾诗灵很快回复到平常的那种落落大方微笑道。

   不过,当看到丁思成别有深意的笑容后,很快撇了一眼...

   “好吧,我就是开玩笑,我女朋友在这,被他看到非剥了我...”

   丁思成一笑。

   与此同时,张学成王博从看台中走下,当走到夏雨晴角落那个位置的时候,她刚好站了起来。

   夏雨晴注意到了身旁的王博和张学成。

   笑了一声道:“我有事,也比完了,就先走了...”

   夏雨晴说完立刻从位置上离开。

  &癫痫患者的行为障碍有哪些nbsp;“唉,雨晴妹子,这...”

   张学成自然懂得其中的原因,刚想替张小羽解释一下的时候。夏雨晴已经消失在人群之中。

   “小羽,你ez用的真是神啊,什么时候教教我啊,我用这英雄,老是q不到人。”

   王博来到张小羽身旁笑问道。

   张小羽想了想说道:“嗯...把对面想象成你自己...想他会怎么躲你的q,你就往哪里打...”

   “哦...哦!那我现在就回去练练!”

   张小羽说的明显是偷懒了很多,但王博好像听到后瞬间茅塞顿开一般。拍了拍手向着场外而去。

   张学成虽然同样被张小羽伊泽瑞尔的表现给折服了,但是想起刚才那一幕,看了看夏雨晴空出的那个位置,又看了看一旁的顾诗灵。

   突然语重心长一声:“小羽啊,做人...要厚道...”

   张学成说完摇了摇头向外而去。只留下一个没落的身影。

   顾诗灵疑惑一声:“你朋友?”

   “嗯,一个系里的...”

   “那...他让你厚道是怎么一回事?”

   顾诗灵笑了声问道。

   “不知道...”

   张小羽摇了摇头道

.....................

   半天之后,松大附近的饭店中。

   丁思成李学海几人为了庆祝这一场比赛有惊无险的胜利,在回到电竞社路上便商议着要来饭店内聚在一起喝上一顿,这样,也全当是为了广州比赛的践行。

   张小羽虽然不会喝酒,但是作为这一场比赛的主角,肯定是推脱不掉。

   顾诗灵身为校队的负责人,也是没有不来的道理。

   饭桌上,为了表示对张小羽这场的崇拜之意,丁思成首先倒下了一些在张小羽的杯子里。

   张小羽几番说自己不会,但是盛情难却,也只能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张小羽感受着白酒灼烧在嗓中的火辣,慢慢的下咽,丁思成一饮而尽后叹了声说道:“小羽啊,你的技术那么强,有没有想过去打职业什么的?毕竟现在这也是一条路嘛,咱们这学系,就算毕了业也要有个三五年的实习,正式了,也不见得能混成什么样,要是我有你那反应,肯定会去打打职业看看,你看那些退役的选手.肉松饼卖的不是现在也是高富帅吗?”

   张小羽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很快又一笑道:“我...我家人不会同意的...”

   他的记忆,回到一年多之前的那个上午。那一天,他永远不会忘记...

  “唉,现在的家长,就是思想太老了,搞电子竞技有什么拉?不照样有钱赚?”

   顾诗灵只是看着张小羽当前的表情没有说话,她看到张小羽脸上有一丝明显的变动,但是却不清楚这个表情的意义,而张小羽也没有问什么,只是静静的座在那里没有说话。

   “算了,不说这个了,明天过后,咱们就要去广州了,大家都准备好了吧?”

   丁思成见气氛突然间沉重起来了,很快转开了话题道。

   “早就等这一天了,今天这场,我差点还以为去不成了...”

   “还是亏了ad,不然我估计杀不了那死猴子一次了,就冲着,我也要敬意一个...”

   李学海一笑举起酒杯。

   张小羽推脱不了,也只能一口下肚了...火辣的灼烧感,再次从喉咙中传来,之后,郝一鸣,张新又都来一次,虽然一次只有一口,但是...数分之后,酒精的作用攻上脑部的那一刻...

   张小羽开始觉得有些飘然了...


第一百一十四章 眼镜叔,我不傻…

   “有...有点晕...”

   丁思成点的酒,是一种后力非常大的白酒,刚下肚几分钟没什么感觉,可是稍过一会,酒精就会攻上理智,这对于根本不会喝酒的张小羽来说,更是作用不少。

   郝一鸣,李学海没有丁思成“酒桶”的称号,喝的都不少,张小羽彻底趴在酒桌上时,他们已经开始自high了起来。

   握着酒瓶,放声大号着“啦啦啦德玛西亚”

   “啦啦啦”三声出来的时候把其他房间的人都吓了一跳。

   “现在好了,你一直灌,怎么办?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回去了,还有张小羽,动都动不了了...”

   顾诗灵看着当前的情景无奈一声道。

   “一鸣跟学海都住宿舍,我一会倒是能找个人帮这两货扶回去...张小羽好像从来都不知道他在哪...喝成这样,是有些不好办...”

   张新看着还在举着酒瓶大唱啦啦啦德玛西亚的两人无奈道。拍了拍郝一鸣脑袋的时候,他还带着一口酒气的嘴冲张新吼了一句“武器大师一个挑两!”

   张新闻到这扑面而来的酒气,差点没吐了出来,顾诗灵又无奈的看着丁思成问道:“那你那里呢?你不是住在外面吗?

   “我...我是住,不过...我女朋友...嘿嘿...你懂得。”丁思成一脸都懂的表情说道。

   顾诗灵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丁思成想了想又说道:“不...把他送宾馆得了,第二天自然醒,反正又没课...”

   “他这个样子,睡一天都有可能。醒来的时候估计还以为刚喝完。”

   顾诗灵看着没有任何动静的张小羽无奈道。

   丁思成张新没有办法也只能沉默。

   顾诗灵看着眼前的情况,想了想后又叹了叹说道:“算了,我租的房子就在这附近,一会你们帮他抬到屋里,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吧。”

   “啊?!”

   丁思成张新听到顾诗灵的这个决定猛地一惊。张小羽喝成这样,虽然现在是趴着的,但如果恢复行动能力又没有恢复理智的时候,孤男寡女,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也是有可能的啊。顾诗灵这么漂亮,更是有可能触发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毕竟都是男人,本能上的行动,那是无法抗拒地...

   “那你有什么办法?”

   “好...好吧...不过...如果发生什么事,我们可不是同谋。”

   丁思成先把话挑明。

   顾诗灵依然撇了他一眼。

   最后的事情,也就是这么无奈的决定了。

   丁思成将张小羽抬到顾诗灵楼上,顾诗灵自己所住的三室一厅原本是两个租住的,有两个卧室的,后来两人搬走后,那张床也就留在了这里。

   丁思成看到两间卧室也就放心了一些。铺好床铺,把张小羽撂下就急着回去找女友了。

   顾诗灵找了一些热水,把热毛巾敷在了张小羽的额头上。张小羽从饭店到这里,已经恢复了微弱的意识。

   感受到脸上的温暖,一把抓住了顾诗灵还正在擦拭面部的手。

   顾诗灵猛地一惊,但张小羽抓上的力度不大,也就继续动了起来。

   “小...小兰...”

   不过就在这时,张小羽在醉酒的情况下,记忆恢复到两年前自己发高烧的那个夜晚,那天,张小羽被烧的意识模糊,朦朦胧胧间看到的是张小兰的脸以及感受着额头间的阵阵温暖。

   “哥...给你买了...”

   张小羽在意识模糊中又胡乱的说了一句话。说完手也松了回去。

   顾诗灵听到张小羽的话不禁疑惑一声

   “他...还有妹妹?”

   不过很快又笑了一声,将毛巾敷在额头上后便离开这里。

   第二天上午12点,张小羽刚睁开睡朦胧的睡眼时被窗外的光刺的有些难受,待渐渐适应后,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一阵疑惑。

   与此同时,顾诗灵刚刚从客厅走来,看到已经起来的张小羽笑道:“你醒了?”

   “这...是哪里啊?”张小羽看着穿着米黄t恤端着一碗汤走来的顾诗灵疑惑道。

   “我住的地方。”顾诗灵说完将汤水放在张小羽的柜前。

   “啊?”

   “你昨晚喝的都昏死过去了,他们都有事,也只能把你送到这里。先喝了这个,对肠胃好些。”

   “嗯...嗯...谢谢...”

   张小羽既有些感激,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什么。”顾诗灵看到张小羽此刻的表情一笑。

   半个小时后,张小羽从顾诗灵家里走出,想起今天的事,心里还有些触动。

   张小羽刚刚走回住处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间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他要去广州比赛的事,还没有跟孙成海提过...

   张小羽想着立刻拨通了孙成海的电话。

   电话一头接通之后。

   张小羽才有些吞吐的说道。

   “眼睛叔,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哦,是小羽啊,订单的话...唉,这几天生意不太好做,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不过你要的话,我这里...是有一些低段位的小单的,如果你学业之外有空可以接给你的。不过价格方面肯定没有以前高了。”

   孙成海听到张小羽的声音很快顿了顿说道。

   店铺从上次天津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许子升那一单之后,再没有接过钻石以上的代练单,大多都是一些白银到黄金,黄金到白金...这些代练赛,店内其他的代练员完全可以胜任,孙成海也考虑到张小羽还要上学,就一直没有联系给他单子打,不过如果张小羽主动来要。分一些给他打也是可以的...

   “眼镜叔,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张小羽还是有些吞吐,毕竟从入社再到打入华南决赛,已经有了好一段的时间,而自己却跟孙成海只字未提。

   “哈,什么?”

   孙成海一笑。

   “眼镜叔...我加入了学校的联赛队伍,已经打到了一阵子,再过一天,要去广州,打华南区的决赛...”

   张小羽终于如实的全部说出。

   而另外一头,刚刚还安逸的喝上一口水的孙成海,听到张小羽所说的这件事后瞬间被水呛住了嗓子,咳嗽声也从电话一头不断的传来。

   “眼镜叔...你没事吧...”

   “你…你说什么?!”

   良久,孙成海才渐渐恢复回来,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孙成海虽然对张小羽加入校队打到什么广州赛非常吃惊,但是更让他惊讶的,还是对张小羽变化的诧异...

   在他的脑海里,张小羽绝对不是那种可以自己做出这中事情决定的人,刚来松山市的时候,孙成海可以清晰的看出张小羽眼神中,那种陌生的畏惧感,像这样的事,依照张小羽的性格肯定会和自己商量一遍,可是,现在的一通电话,张小羽告诉自己的只是一个决定...

   “眼镜叔,再过一天,我要去广州,打华南区的决赛,会打上四天才能回来。”张小羽重复一遍。而回答的依然只是一个决定。

   “你什么时候参加的什么校队?!为什么从来没告诉过我?!校队那些什么人可靠吗?你不是还在上学,还有闲工夫打那些无聊的比赛?!”

   听到张小羽的语气,以及他言语中的那种坚决,感受到张小羽这种反差变化的孙成海很自然的怒声道。

   “眼镜叔,参加这个,会有学分上的奖励,名次越高,奖励的额度也就越高,没告诉你,是因为这只是一件小事。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说。”

   “那去广州呢?这也是小事?你去过那里吗?你知道那里什么样吗?你清楚你那个什么比赛的情况吗?你爹让我好好看着你。你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怎么跟他说?!到时候,别人把你卖了你还在帮他数钱都不知道!”

   孙成海如同面临一个正值叛逆期的少年一般怒道。

   参加联赛会有学分上的奖励他并不知道,听张小羽这么一说,那么他去参加校队自己也是无可厚非,只是,他生气依然是张小羽在没跟自己经常任何商量的情况下就做出了决定...

   “眼睛叔...我不傻,这种事,还可以分辨决定...”

   张小羽停顿一会,咬了咬下唇,终于说出这句话来。

   而另外一头,孙成海听到张小羽这句话,心头感觉到像是猛然间被什么东西触动到了一样...

   “那你自己的事,就你自己决定吧...”

   良久,孙成海说出话来。话完,便挂断了电话...

   张小羽听到电话一头的嘟声叹了口气,这一次,可能真的让眼镜叔生气了,可是,为了比赛,张小羽不可能选择放弃。

   他清楚的记得顾诗灵在比赛惊险的胜利后,眼里的那丝湿润。以及那天在烧烤店说的那句话...

   张小羽看着手中的电话,这一次是拨给了张小兰。

   “哥。”

   电话一头,是张小兰亲热的叫声。不过下一刻,又有些埋怨的说道:“怎么那么久都没打来过。”

   张小羽把自己加入电竞社比赛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又说下了刚刚和孙成海的矛盾。

   张小兰听完,了解了事情的前前后后笑了一声道:“哥,没问题的,这种事我也会支持你的。至于他...你都跟他说了,还能怎么样嘛?”

   张小兰心里还是对孙成海有些抵触的。所以对张小羽这种做法也是完全支持。

   得到小兰的肯定。张小羽的心里也又舒畅多了。

   “哥,到了广州,也要照顾好自己,我知道,你比我聪明多的...”电话一头张小兰微微一笑。张小羽出行之前她所说那句:“你那么傻,让别人骗走了怎么办”也只是自己的一句玩笑话而已。

   从初中开始,张小羽在为人处世上,就表现的比自己成熟很多,一件事,在他的手下也总能面面俱到,张小兰从没有担心过张小羽到了大城市会被骗之类的事,因为以他的头脑,也不是那些人可以骗的了得...只是,让张小兰不解的,就是这样的张小羽,为什么总会选择死心塌地的相信那个最值得怀疑的眼镜叔...

   张小兰不懂,但是既然这是张小羽的选择,她也不会多问什么。

友情链接: 黑龙江最专业癫痫医院 吉林癫痫医院 南京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合肥癫痫病医院 河南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